墨市汽車襲擊案調查昨暫停

2017年墨爾本伯克街襲擊現場。(AAP)

【本報墨爾本訊】2017年墨爾本CBD伯克街(BOURKE STREET)汽車撞人襲擊事件仍未平息,一部分遇難者家屬要求當局對這場悲劇繼續展開調查。

在襲擊中喪生的33歲男子MATTHEW SI的遺孀MELINDA TAN指責稱,一些警察更加在意保住自己的飯碗,而不是保護民衆的安全。

昨日是當局對這場悲劇開展調查的最後一天,TAN表示,即使事後回顧,許多警察也無法說出他們會採取怎樣不同的行動去阻止撞人汽車司機JAMES GARGASOULAS的謀殺罪行,換句話說,他們的家人必須成為犧牲品,如果這就是維省警察最好的選擇,那麼我們最好去自我保護。

TAN指責稱,在案發當天,某些警察更關心保住自己的飯碗,而非保護公衆的安全。她將悲劇歸咎於警方的自滿,稱依靠一名警察與罪犯的融洽關係誘使罪犯投降是行不通的。

汽車襲擊遇難者MATTHEW SI的遺孀MELINDA TAN。(AAP)

當局在調查中獲悉,高級警探MURRAY GENTNER曾試圖通過電話和短信讓罪犯投降,當時,GARGASOULAS在刺傷弟弟後正受到警方追捕。隨後,GARGASOULAS開車衝入墨市中央商務區,肆意衝撞行人,造成6人死亡,27人受傷。


TAN表示,警方的整個計畫都寄希望於與罪犯進行談判的那名警探,但要用短信讓一個瘋子投降,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MATTHEW SI的父親始終難以理解當天發生的事件,他不明白,即使罪犯已經多次觸犯法律,又如何能避開司法系統獲得保釋,並在繼續犯罪時脫離執法者的控制,警隊部署的所有資源力量都無法制服他,這簡直令人難以置信。他還批評警方當天沒有領導出現,似乎沒有任何人受到問責,也沒有正式道歉。

MATTHEW BRYANT三個月大的兒子ZACHARY也在襲擊中喪生,ZACHARY所乘坐的嬰兒車被罪犯偷來駕駛的荷頓汽車撞翻,他在提及此事時潸然淚下,稱討厭兒子的死必須成為改變的催化劑。

另一名受害者YOSUKE KANNO的兄弟也宣讀聲明,他現在認為,澳洲對罪犯過於寬容,人們僅僅走在大街上就會慘遭謀殺。

死因裁判官JACQUI HAWKINS已經暫停案件調查,至5月25日繼續進行,屆時,各方將提供口頭陳述。她向被捲入慘案的受害者家屬表示慰問,並希望他們照顧好自己。她說,現在調查工作已暫告一段落,創傷可能會以不同方式浮現出來。

GARGASOULAS於2019年2月被判入獄監禁至少46年。(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