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 廣告 Advertisement -

悉尼一外賣騎手送餐車禍身亡 兩年後終獲僱員身份並獲得賠償

【本報訊】一名送外賣騎手兩年前在送餐途中被巴士撞倒身亡,他的僱員身份終獲認可從而獲得賠償。
據悉,熊貓外賣(Hungry Panda)的外賣騎手在送餐途中被巴士撞倒身亡,兩年後Slater and Gordon律師行成功地為該名送餐員的家人爭取到員工因工死亡的賠償。
2020年9月29日,當時43歲的陳小軍在悉尼Zetland地區騎摩托車被巴士撞倒身亡,留下了妻子魏利紅,兩個孩子以及75歲的父親。
iCare 工傷賠償計劃保險代理Employers Mutual Limited (EML) 於本月承認陳先生身亡時受雇於熊貓外賣,這意味著他的家人有權獲得賠償。
Slater and Gordon律師行的張平律師稱這一決定具有突破性意義。
「就我們所知,這是零工經濟的送餐員的員工身份首次獲得認可的案例」 ,張律師說。
「零工經濟從業人員被視為獨立承包人,而非僱員,因此他們及其家人通常享受不到任何權益,即他們無法獲得工傷賠償以及其它福利,例如年假與病假。」
「這也意味著如果工人受傷、生病,甚至如本案發生的死亡事件之時,無法保證他們或家人可以獲得工資損失賠償、醫藥費賠償或因遭受損傷而獲得的一次性賠償」
陳先生的遺孀魏利紅說這一決定「為那些提供必要服務的外賣送餐員帶來尊重與認可。」
魏女士說她丈夫去世之前計劃返回中國,和她一起開店並照顧他們的大家庭。他到臨死之前都一直寄錢回去資助他們。
「如今這個願望永遠也無法實現。我、孩子們和祖父母的悲痛無法用言語表達。」
「孩子們每天都想念他們的父親。我的女兒開始覺得學習困難,我年僅8歲兒子永遠失去了父親。我的公公也失去了唯一的兒子。這是什麼東西也彌補不了的。」
張律師認為零工經濟從業人員的僱員身份早就應該獲得承認。
張律師指出,「零工經濟企業逃避責任,未能適當保護為他們工作的人。這些人很多都是移民過來的工人,尤其容易受到傷害」 。
「如果進行任何改變,我們將會看到更多的送餐員在路上受傷或者死亡,但是他們索賠的權利卻非常有限。」
交通運輸工人工會(TWU)長期宣傳呼籲,不論外賣送餐員的工作被貼上何種標籤,他們都應享有如最低工資和工傷賠償的權利。
交通運輸工人工會全國秘書長Michael Kaine對這一決定表示歡迎。
「歷經漫長的兩年,終於為陳小軍的家庭伸張了正義」, 他說。
任何人都不應該經歷心愛的人在工作中喪生的痛苦。任何賠償金額都無法真正彌補陳小軍的家庭承受的損失,但是這一決定極有助於糾正一個可怕的錯誤。
他讚揚魏女士在改革這一行業的行動中展現的驚人毅力。
她勇敢地向權力機構說出真相, 出席了議會委員會聽證,向公眾呼籲馬上採取行動提高行業標準並保護送餐員及其家人。整個外賣送餐團體與她站在一起。
長久以來,零工行業徘徊在勞資關係法的邊緣,該法把工人分成兩個陣營:一方擁有來之不易的權利,另一方則不享受任何基本的保障。零工經濟利用過時的法律,大打擦邊球,剝奪工人的權利從而造成工資少付、工作壓力巨大、受傷與死亡等問題在行業中凸顯出來。
「艾班尼斯(Albanese)政府致力於採取行動,必須迅速地提高行業標準以及保護工人。針對讓送餐服務變得如此致命的剝削行為,我們應該授權一個獨立機構,為所有工人制定可強制執行的標準才能擊中要害,解決問題。」

Slater and Gordon律師行團隊成功地為該名陳小軍的家人爭取到員工因工死亡的賠償。圖右為張平律師。

分享 / Share :

- 廣告 Advertisement -
- 廣告 Advertisement -

Breaking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