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paper

Classifieds

Property

目錄

Newspaper

Classifieds

Property

去年澳洲15所公立大學巨虧

【本報訊】澳洲高校花了數億澳元的遣散費解僱學者和輔助人員,並且努力遊說澳洲當局向利潤豐厚的留學生開放邊界。
澳洲教育部分析的最新財務數據顯示,2020年期間,15所公共資助的大學出現了巨大的運營虧損。
去年澳洲15所公立大學巨虧!失去留學生最大輸家是墨爾本皇家理工大學(RMIT),受禁止留學生入境與世界上最長的國內學生封鎖兩者影響,該大學因學生荒而出現了7880萬澳元的淨經營赤字。
該大學去年解雇了600名員工,因為收入比預算目標低10%,外國學生的學費收入減少了7600萬澳元。
由於13萬名自費留學生滯留在海外,各大學正在推動澳洲和州政府允許利潤豐厚的留學生返澳就學。
伍倫貢大學(University of Wollongong)損失了5300萬澳元,儘管該校已經把員工加薪推遲到2022年,推出了一個提前退休計劃,還貸款3.5億澳元。它的年報警告說,“學費收入下降將導致預算在幾年內出現赤字”。
悉尼的麥覺理大學(Macquarie University)在向300多名員工支付了3650萬澳元的遣散費後,錄得5270萬澳元的運營虧損。
全國高等教育工會(National Tertiary Education Union)分會主席巴爾納夫副教授(Nikki Balnave)批評該校解僱員工的過程宛如“飢餓遊戲”。
墨爾本拉籌伯大學(La Trobe University)因留學生停課,收入下降9%,出現了5140萬澳元的赤字。在高級管理人員減薪20%,其他員工減薪10%之後,該大學節省了240萬澳元的工資。但它花了4500萬澳元向335名自願離職的員工支付遣散費。
悉尼科技大學(UTS)花費5100萬澳元向350多名員工支付遣散費後,出現了4300萬澳元的運營赤字,並損失了3800萬澳元的留學生學費收入。
墨爾本的斯威本科技大學(Swinburne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去年損失了3570萬澳元,因為向被解僱的員工支付了3050萬澳元的遣散費。
中央昆士蘭大學(Central Queensland University)在花費3700萬澳元裁減近300名員工(近10%)後,出現了3310萬澳元的虧損。
新英格蘭大學(University of New England)在向161名員工支付了2060萬澳元的遣散費後,出現了1900萬澳元的運營赤字。
只有兩所“名牌大學”出現赤字,即新南威爾士大學(UNSW)和澳洲國立大學(ANU),前者將2410萬澳元的損失歸咎於缺少留學生,後者則出現了1770萬澳元的赤字。
默多克大學出現了1100萬澳元的赤字,格里菲斯大學(Griffith University)和聖母大學(University of Notre Dame)都出現了500萬澳元的赤字。
格里菲斯大學(全球事務)副校長托德教授(Sarah Todd)教授希望明年有很多留學生想來澳洲,這有助於改善大學的財務可持續性並為昆州經濟作出重大貢獻。
政府數據顯示,南十字星大學(Southern Cross University)在2020年出現了280萬澳元的赤字,科廷大學(Curtin University)出現了100萬澳元的赤字。
澳洲大學聯盟(Universities Australia)透露,與2019年大流行前的水平相比,今年留學生開學人數暴跌了43%。有13萬留學生滯留在海外——幾乎佔澳洲高校所有註冊留學生的一半。
蒙納殊大學(Monash University)財務表現最佳,去年有2.67億澳元的盈餘。一位發言人說,今年有2.1萬留學生在蒙大註冊,其中60%在海外上課。
昆士蘭大學(University of Queensland)有8300萬澳元盈餘,今年有21,004名留學生入學,大流行前為20321名。三分之二的學生在海外學習。
昆士蘭科技大學(QUT)有2500萬澳元的盈餘,留學神佔入學人數的17%。

分享 / Share :

Breaking News

Related news

Add to Home Screen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