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paper

Classifieds

Property

目錄

Newspaper

Classifieds

Property

梁祖堯認女難教 許廷鏗激到發火

【本報訊】ViuTV真人騷《全民造星IV》標榜打造香港女團,掀起熱話。除一班參賽者成為話題外,許廷鏗(Alfred)和梁祖堯(阿祖)的「佛祖導師」組合,以及新登場的女團經理人戴穎(Wing)在節目中如何「揀女」,也成為看點之一。3人風格不一,但目標一致,就是將參賽者最好最真實一面展現出來。阿祖笑言一班女仔比MIRROR難調教,但進步神速,令他不斷自打嘴巴;Alfred自爆被組員激到佛都有火;阿Wing則親自解構對參賽者溫柔的原因。
Alfred和阿祖都是花姐(黃慧君)親自邀請擔任導師,Alfred笑言當刻反應是,「點解揀兩個完全唔睇女團的人做導師?」後來被花姐說服,「首先花姐說想打造一隊非典型女團,她亦講到導師要令參賽者成長,其實導師都會從中成長。我本身都是唱歌比賽出身,很想重新去了解自己當初參賽那股熱血感覺」。
參賽者不濟 曾非常擔心
阿祖坦言很喜歡這個節目,故收到邀請便做。但回想初次面試時,由於參賽者質素太不濟,真的非常擔心,最後面試由原本4日增至10多日,希望盡量見多些女仔,不想有滄海遺珠。Alfred最印象深刻是有名參賽者以一杯凍檸茶介紹自己,他即時忍不住黑面,心諗「咁我使唔使篤你呀?」
阿Wing獲花姐欽點擔任女團經理人,阿祖亦好奇對方當初是被什麼打動接下這艱巨任務,覺得很冒險,因有太多未知數,成件事很恐怖。阿Wing否認因酬勞可觀,表示花姐其實邀請過她好幾次,第一次她是拒絕的,她見花姐湊住MIRROR很辛苦,而且市面比她叻的亦大有人在,內心很糾結,後來她說服自己可嘗試為娛樂圈帶來新的力量,加上花姐不停洗腦下便答應了,「仲記得我當時食緊傷心酸辣粉,心諗不要再煩了,死就死啦!不過我做事從來都不會後悔的」。
睇低的參賽者 光速進步
3人在節目中風格不一,阿祖被指屬激動派,Alfred和阿Wing則屬溫和派。阿祖叫大家試想困在一間細房26小時,只得零食、飲水和看表演,真的人都癲,「當晚90幾名參賽者,覺得好睇的表演5隻手指數得晒,真的很擔心節目如何行落去,唯有放大一些節目效果」。之前發文表示曾睇低一班參賽者的阿祖,大讚她們是光速進步,「她們真的很犀利,令我不停自打嘴巴。譬如Sica(何洛瑤)開頭跳唱《心急人上》,我是睇到崩潰,直情覺得是災難,鄭融說安排她入我組時,我真的忍不住爆粗,但她現已成為我心頭最愛惜的女仔,她的能力和可塑性,完全超出我想像,我還找她客串我的舞台劇」。
相對較冷靜的Alfred,笑稱現時已成為組員的「爸爸」,但無想到自己會成為「嚴父」,每次想給組員鼓勵時,反而為她們增添壓力,所以他都要向阿祖請教,「最開心是事後她們跟我講不要覺得自己很嚴厲,其實從我的教導中,就算要求很高都好,都感受到有份溫暖在裏面,這些說話從參賽者口中聽到是窩心的」。
身為經理人的Wing,於節目中與花姐以一剛一柔的方式指導參賽者,有網民覺得她相比花姐少了份霸氣,似社工多一點。她解釋本身個性冷靜,目的只為解決問題,「每個人處事方式都不同,我是希望她們明白,而不是驚。我覺得參賽者是需要愛的,既然已有嚴父在,花姐又咁mean,我就擔當一個關心的角色,這樣才是一team人」。
觀眾角度 網民批評合理
問阿祖覺得調教女參賽者難,還是調教MIRROR難?他直言:「當然是班女,因MIRROR當時已知道自己的強項是什麼、缺乏什麼和面對什麼;但這班妹妹來自不同年齡、外形和背景,仍需磨合,我現在就採取給她們自由組隊及設立隊長制,效果都不差。」Alfred則長嘆一口氣,表示跟組員排練時,試過一日中經歷喜怒哀樂,真是佛都有火,他現在會把各組員強項用筆記本寫低,希望盡量將她們的優勢突顯出來。
節目播出後亦惹來不少爭議,有網民不太認同導師和評判的選人準則,更狠批「節目方向根本錯晒」。3人對此看得很開,Alfred表示偏心是正常,「我都有看網民評論,如果我以觀眾角度睇,都會覺得合情合理,但當下要即刻做決定,很難咁理性,同埋我們會知道班女仔的成長速度,而觀眾未有這些資訊時,這些有血有肉的討論我覺得是應該要有的」。
不擔保完全無睇漏眼
問到3人現在可有共識想打造一隊什麼style的女團?他們坦承還沒有。阿Wing自言開頭都很擔心被貼上韓團標籤,但花姐和魯生(魯庭暉)一席話令她有所領悟,「他們說無論唱歌還是跳舞,只要每個成員將自己的特色放進去,已經是屬於我們自己特色的女團。就如翻唱歌,用自己方法唱出來都已經是兩種味道。暫時我希望選出10人以內組團,但我目標不止是女團,而是希望她們每位都擁有solo能力」。阿祖和Alfred則希望將每個女仔最好和最真實一面展現出來。談到在爭奪進入60強的一對一決戰中,部分參賽者人氣急升,有的晉級,有的雖被淘汰,卻獲網民力撐;兩名導師無奈說:「可能有些女仔真是很有潛質和觀眾緣,但因表演和選歌不夠好而入了淘汰區。老實講我們揀完自己想要的人後,剩下的名額亦不多,身為導師也有很多方面考量,加上一日內不停睇,不擔保完全無睇漏眼。」問到心水,3人皆表示一班女仔的戰鬥力每日都在變化,很難說定,但如Marf(邱彥筒)、Ivy So(蘇雅琳)、阿妹(黃敏蕎)、Candy(王家晴)、Yoyo(葛綽瑤)、燒賣(曾業喬)及Ash(鍾卓穎)這些網民心水,他們當然也看在眼內。
有比賽自然有比較,如何去輔導參賽者面對網民評論?阿Wing覺得一班女仔在經歷比賽的過程中成熟不少,反而會抱住「想睇自己當時有幾衰」的心態去睇,從而改善,不會不開心。阿祖亦盛讚班女仔光速般成長,坦言香港觀眾已不可能像對待MIRROR一樣,給予她們兩年半時間成長,一出道就要準備好。Alfred認為學員在未來的星途上一定會有不同的聲音,學懂有自我分析的能力很重要,他亦會盡短時間內將自己所識的傳授給她們。

許廷鏗笑稱現時已成為組員的「爸爸」,但無想到自己會成為「嚴父」,每次想給組員鼓勵時,反而為她們增添壓力。
梁祖堯稱Sica(何洛瑤)初賽跳唱《心急人上》,看到崩潰,覺得是災難,安排進他一組時更忍不住爆粗,但現已成為他最愛惜的一個。
梁祖堯稱不少參賽者光速進步,讓他不斷自打嘴巴。

分享 / Share :

Breaking News

Related news

Add to Home Screen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