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聯邦銀行對家庭支出測顯示 住宅租房更多節減生活花費

【本報悉尼訊】由於高昂的生活費用給住宅租戶帶來更大壓力,澳洲的租房者比貸款買房者更勒緊褲腰帶,節減家庭生活支出。

聯邦銀行(CBA)周四公佈的家庭支出觀察指數(HSI)顯示,受租金上漲的嚴重打擊,在截至6月的一年中,租房者的家庭生活支出下降了0.9%。

根據該銀行對其700萬客進行的月度支出數據追蹤,完全擁有住房,無需供還房貸的房主支出更強勁,在截至6月的一年中增長了2.1%,貸款買房者的支出增長1.5%。

聯邦銀行哈爾馬里克(Stephen Halmarick)表示,家庭類型之間的支出差距程度有些令人驚訝。

他說:「這表明更有可能租房的年輕澳洲人正在收緊錢包,並可能在必需品上花費更多,因為這些是今年迄今為止增長最快的支出類別。」

自 2022 年底以來,隨著租金上漲,租房者的家庭生活支出一直落後於貸款買房者和完全擁有住房產權者,儘管揹負房貸者也受到利率上升的壓力。

大多數城市的住宅空置率上升和租金要價停滯不前或下降,表明住宅市場價格上漲正放緩,但選擇仍然有限,價格仍然居高不下。

家庭支出總體疲軟,儘管6月份增長了0.6%,全年增長了3.9%。

周四公佈的生產力委員會(Productivity Commission)的另一項研究表明,父母的工資待遇對大多數澳洲收入的最終去向幾乎沒有影響。

該委員會在一份報告中表示,在41至48歲的人口群體中,近70%的人被發現比他們的父母在同齡時中賺得更多。

這一結果使澳洲在收入代際流動性方面處於斯堪的納維亞國家之間,這對生產力委員會主席伍德(Danielle Wood)來說是一個可喜的發現。

她告訴澳聯社(AAP):「事實證明,我們確實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國家都更具流動性。」

然而,伍德聲稱,這是一個「有趣的問題」,即這種趨勢是否會繼續下去,因為1990年代出生的年輕千禧一代沒有取得與前幾代人相同的進步,因為收入增長可以忽略不計。

她說:「這真的讓我明白了經濟增長的重要性,如果我們要看到每一代人都比上一代人過得更好,那麼確保未來的收入增長。」

財富也往往比收入「更具粘性」,前者在一代到下一代之間更具傳遞性。

對教育、遺產的投資,以及父母幫助孩子走上財產階梯,都促成了財富在幾代人之間的持久性。(南平)

分享 / Share :

Breaking News

Related news

Enable Notifications OK No thank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