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 廣告 Advertisement -

利率急劇上升實際工資下降 專家警告澳走向實質衰退

【本報悉尼機】澳洲最大的機構投資者,澳洲退休公積金基金(AustralianSuper)總裁德萊尼(Mark Delaney)聲稱,隨著全球經濟接近13年牛市末期,澳洲正走向「實質性衰退」。
他的預測得到多位重要經濟學家的支持,他們預計,在利率上升和實際工資下降的不利因素下,明年經濟將急劇放緩。

德萊尼的預測是在市場預期澳洲儲備銀行將在年底前將利率提高到3.1%以緩解飆升的通脹之際做出的,通脹飆升是由全球供應鏈問題、烏克蘭戰爭以及澳利潤率勞動力市場緊張的需求方壓力共同造成的。

這家管理2610億元資金的巨型基金有望錄得13年來的首次財政年度虧損,它的平衡投資選擇權在截至6月9日的財政年度下降了0.83%。

德萊尼表示,由於新冠疫情刺激措施的結束,以及13年經濟增長周期結束時的長期壓力,全球金融市場正在經歷一個困難時期,其特點是短期挑戰。

這位前財政部經濟學家表示,經過多年的強勁就業增長,全球經濟已經「耗盡產能」,隨著各國央行加息以控制通脹,很難避免「實質性衰退」。

德萊尼告訴《澳洲金融評論報》:「高工資增長,高通脹,工作力短缺是結束週期的典型先決條件。」

澳洲4月份的失業率降至3.9%的48年低點,企業正在努力填補創紀錄的423,500個職位空缺。

澳洲央行本月早些時候採取令市場感到驚訝的行動,將現金利率目標上調50個基點,使之達到0.85%,並表示通脹將高於5月份6%的預測。

雖然德萊尼預測將進一步加息,但他表示,鑒於這將對澳洲負債家庭部門產生影響,預計央行將現金利率提高到4%似乎不切實際。

他說:「澳洲的利率將回到新冠疫情爆發前的水平,這是我的初步假設。」

「還有多少取決於供應正常化的速度,所以我對達到4%持懷疑態度,但它們會較大幅度地上升。」

德萊尼對經濟急劇放緩的預測得到多位經濟學家的支援。

畢馬威會計師事務所(KPMG)高級經濟學家亨特(Sarah Hunter)表示,她預計今年剩餘時間和2023年經濟增長速度將明顯放緩。

「我們顯然正在經歷商業周期的轉折點。我們有一些外部衝擊正在通過,這些衝擊對經濟不利,特別是對大宗商品供應不利,但供應鏈中斷也加劇了通貨膨脹。」

亨特博士表示,通貨膨脹和利率上升將導致家庭支出增長放緩,這將促進計劃商業投資的減少。

她還表示,勞動力短缺和其他供應限制正在成為經濟的「刹車」。

「國內人口增長速度相對緩慢,如果沒有海外移民的增加,(勞動力短缺)對某些行業的影響將比其他行業更大。」

亨特博士預計,到今年年底,現金利率將達到2%,明年可能會進一步提高。

她說,澳洲央行面臨部份挑戰…他們將不得不小心不要收緊太多,他們從經濟中汲取了太多的動力,導致國內生產總值(GDP)萎縮。

Barrenjoey首席經濟學家馬斯特(Jo Masters)則表示,她預計明年的增長將「大幅放緩」,因為經濟將面臨一系列經濟逆風。

她說:「我們的收入震盪正在衝擊家庭,這是通貨膨脹,但實際工資也在下降。」

「我們的利率也有所上升,這顯然特別打擊了背負房屋抵押貸款的人士。」

她說,各大銀行的分析顯示,澳洲2400億元的儲蓄緩衝中的大部分由高收入家庭持有,對面臨必需品價格迅速上漲的低收入工人幾乎沒有援助。

房價下跌也會通過「財富效應」導致家庭消費增長下降,這是人們在感覺更富裕時花費更多,在感到貧窮時削減支出的趨勢。

Barrenjoey的研究發現,2017年至2019年期間人均支出下降的三分之二,這是房價持續下跌的最後一段時間,歸因於財富效應。

獨立研究中心首席經濟學家圖利普(Peter Tulip)表示,澳洲3.9%的失業率處於不可持續的低水準,因為財政部估計失業率的非加速通脹率在4.5%至5%之間。

圖利普博士認為,經濟大幅放緩是必要的,「我們需要(失業率)不僅要趨於平穩,而且我們需要它增加一點,以恢復宏觀經濟平衡」。

這位前央行高級研究員表示,央行應該提前加息,以減少犯政策錯誤的機會。

他說:「盡早做更多的事情然後放鬆,讓你有機會看到早期收緊的效果,這讓你知道你是否需要做更多的事情,或者你是否做得過頭了。」(南平)

分享 / Share :

- 廣告 Advertisement -
- 廣告 Advertisement -

Breaking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