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 廣告 Advertisement -

持臨簽進入社區仍前途未卜 被籲應提供永久安置確定性

【本報墨爾本訊】一年前,門鎖打開後,班德什終於離開了墨爾本羈押中心,不過,他並未因此獲得自由,仍然處於困境前途未卜。

40歲的班德什是庫爾德裔音樂家、藝術家、珠寶製造商和釀酒師,此前已經被在澳洲羈押了7年半,基於現已廢除的醫療轉運法,班德什和其他一些人輾轉幾次,從離島轉至澳洲大陸的墨爾本,其中大數人都在所謂的替代住所羈押,其中包括汽車旅館和醫院。

根據尋求庇護者資源中心的數據,自2020年12月以來,192名被轉運至澳洲大陸羈押的人已經通過過渡性簽證進入社區,另有70人仍被羈押替代住所中。

澳洲人權委員會表示這些地方條件比羈押中心更惡劣,不適合長期羈押。

班德什現在按著6個月的過渡性簽證住在墨爾本,繼續繪畫、寫作和創作音樂,由於簽證是過渡性的,她可能隨時都會被送回羈押機構或第三國。雖然重獲自由意味著有計畫生活的能力,但是由於簽證條件,他無法學習獲得在澳洲生產和銷售葡萄酒的許可證。

內政部發言人無法說明目前乘船抵達澳洲的尋求庇護者總,有多少持臨時簽證住在社區,有多少人住在各種羈押機構,自8月份以來,內政部就沒有更新其「每月」羈押統計數字。最後的統計是11,630人持臨時簽證住在社區,114人被羈押全國其他住宿地點,還有數百人還被羈押在巴新和瑙魯。

這些數字表明,政府在實踐中(如果不是政策上)正在轉變,羈押中心現在主要用於犯下刑事罪並等待驅逐出境的移民,而乘船抵達的11,000多名難民和尋求庇護者則持臨時簽證住在社區。

尋求庇護者資源中心文宣和運動主任法維羅說,其他醫療轉運者也應該被釋放,政府也應該為這些人提供永久安置的明確途徑。很明顯,聯邦政府現在對前來澳洲大陸接受治療的難民和尋求庇護者沒有明確的政策。顯然,任意和無限期拘留是有害的,這是失敗的政策,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看到近200人離開羈押機構進入社區。(子力)

分享 / Share :

- 廣告 Advertisement -
- 廣告 Advertisement -

Breaking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