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paper

Classifieds

Property

目錄

Newspaper

Classifieds

Property

印度學生去年來墨爾本留學 畢業在即僅進出校園數次

【本報墨爾本訊】2020年2月,當戈麥斯搬到墨爾本的Burwood時,他很興奮,因為他即將迎來一個一生只會有一次的機會。

在被迪肯大學(Deakin University)的商業碩士課程錄取後,戈麥斯離開了在印度的家人,去海外結交新朋友和行業人脈。

到了2021年10月,離畢業只有幾周的時間了,他只去過學校兩三次。

他說,這真的很令人震驚,我來這裡的全部原因就是為了獲得工作經驗和大學經歷。當你在課堂上時,參與就發生了。你可以和一些人交談,向一些教授提問。在網上,就沒那麼激動人心了。

戈麥斯說,在他到澳洲的頭幾個月,被隔離是絕對痛苦的感受。

儘管墨爾本在全球範圍內被新冠疫情封鎖的時間最長,但他並不後悔選擇在這裡學習。

他表示,如果這個國家是開放的,那它肯定是一個非常棒的國家。我只是希望事情能進展得更好。最讓我失望的是,我失去了兩年的大學經歷,再也回不來了。

戈麥斯表示,離開家人這麼長時間真的很難,但我認識很多人,他們回去後無法再返回澳洲了。

戈麥斯曾認真考慮過去看望家人,但最終決定放棄,因為如果他離開了,回到墨爾本的可能性非常小。

他說,我相信已經有很多人在排隊等待隔離。我不能在這種情況下孤注一擲,我已經投資了很多錢,所以我想確保我自己做得很好。

由於疫情期間往返澳洲的困難,超過13萬的高等教育學生滯留在澳洲以外,在澳洲本地接受高等教育的國際學生人數下降了40%以上,三分之一的國際博士生也在海外。如果繼續關閉邊境,維多利亞大學米切爾研究所的模型顯示,到2022年底,國際教育行業的價值可能會減半,從2019年的403億元降至205億元。(蘇)

分享 / Share :

Breaking News

Related news

Add to Home Screen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