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 廣告 Advertisement -

註冊程序繁瑣辦理時間長 海外醫療人員難移民澳洲

【本報墨爾本訊】當美國護士格雷戈里在2018年回到大學時,他唯一的目標就是在澳洲工作。

澳洲正面臨醫護人員短缺的問題,他說他有技能和經驗可以幫助解決。他說,我曾在心胸科、急救科、重症監護室、精神病科工作過。

儘管格雷戈里對搬到澳洲來充滿熱情,但由於過程太艱難,他一度差點放棄。

他說,註冊護士和獲得工作簽證的過程既緩慢又複雜,不同的監管機構之間沒有溝通。他說,我32歲的時候就開始了這個過程。我現在36歲。

主要醫療組織表示,繁文縟節阻礙了像格雷戈里這樣的合格員工移居澳洲。維洲醫療保健協會首席執行官Tom Symondson表示,澳洲需要優先考慮醫療工作者移民問題。他說,全國各地的醫護人員嚴重短缺,我們沒有理由花這麼長的時間來處理對我們的醫療部門如此重要的人的移民申請。

在申請簽證之前,格雷戈里不得不在兩個不同的機構註冊護士身份。除此之外,為了滿足文書工作的要求,還必須通過其他官僚程序。

他說,為了讓我的文件得到公證,我在去另一個州的路上開了8個小時的車,我不得不在三個不同的情況下這樣做。

在澳洲註冊醫療保健從業人員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有許多步驟,這一過程因職業而異,但每一步都可能需要數月才能完成,從而推遲了下一階段的進程。

斯伯丁與人共同擁有維州莫寧頓半島的一家醫療診所,最近他花了2.5萬多元從英國招募了一名新的全科醫生。他說,我們花了一年多的時間,其中一些延誤給我們的醫生帶來了極大的痛苦。她讓孩子們輟學,辭去了工作,認為移民問題不會花那麼長時間,最後在等待簽證的聖誕節期間,她在家教孩子,做臨時保姆。

格雷戈里考慮過放棄澳洲,搬到加拿大,原因很簡單,因為那樣更容易。他說,我覺得很多護士都處在同樣的處境,是去澳洲,還是去一個能加速他們成為居民或獲得工作簽證的國家?

南澳政府現在已經向格雷戈里提供了擔保簽證。格雷戈里并沒有得到工作的保證,但他滿懷希望。他說,我最終會達到目標。(蘇)

分享 / Share :

- 廣告 Advertisement -
- 廣告 Advertisement -

Breaking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