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paper

Classifieds

Property

目錄

Newspaper

Classifieds

Property

在中國媒體工作講述見聞 三澳人質疑西方媒體對華報道

【本報悉尼訊】十年前,格里菲斯大學畢業生哈丁(Harry Harding)抵達北京度假時,捷星航空Jetstar弄丟了他的行李,他沒有足够的衣服過冬,財政困難的他決定南下到廣州尋找更溫暖的天氣。

金髮碧眼中文流利的「Hazza」的歌曲曾經獲得了數十萬的流覽量,不過他沒有成流行歌星,在廣州國營電視台的一名製片人發現哈丁在社交媒體上有很多追隨者後,邀請他在該電視台新的國際頻道擔任主持人。

在澳洲媒體的最後兩名記者因為兩國更廣泛外交爭端而被迫離開後,哈丁現在是為數不多的留在中國的澳籍媒體工作者之一。他說,中國對澳洲的未來如此重要,澳洲記者離開讓人難以理解,在某種程度上是悲哀的。

現在,哈丁不僅是廣東廣播電視台的新聞主播和脫口秀主持人。還為新華社和CGTN撰稿。

他和在香港衛星電視台工作的墨爾本人麥庫欽(Alex McCutcheon)以及為環球時報撰稿的昆州人格雷(Jerry Grey)的報道表述常常與西方對中國共產黨的描述並不一致。而他們在中國的感受也使他們懷疑西方媒體指稱中國在新疆侵犯人權,懷疑外國對他們認為為人民服務的政府的攻擊的真正動機。

40歲的麥庫欽說,他不認為自己在為一個多少受到控制的組織工作,他們這些澳州人的報道的目的之一是讓人們對這裡正在發生的事情有更積極的印象。也許是一張看起來不像中國人的臉會更具可信度。讓人覺得他們是國際聲音,而不僅僅是一個代表一個國家或一個政黨的聲音。

麥卡欽是該電視台今年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活動的主持人,該活動是由廣東省一家政府機構授權進行。他採訪了很多南美國家的政要,報道了他們讚揚中國共產黨為消除貧困所做的努力、「一帶一路」倡議以及以及對新冠疫情的「一流」反應。

在被問及他扮演的角色是否不是記者而是喉舌時,麥考欽堅稱,他從未被電視台強迫執行某一條特定路線,不覺得自己在任何方面偏離了真相,也沒有收取報酬被脅迫發表意見。

去年11月,在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發佈了引發爭議的圖片後,哈丁在推特上對趙立堅說「作為一名澳人,我感到羞耻,今天是我第一次考慮放弃澳洲國籍,我向您和您所做的一切努力表示敬意。我希望我們國家的領導人能够向你學習,只有這樣,世界才能和平與繁榮。」

幾天後,當他的言論受到環球時報的讚揚,而被西方人稱做是叛徒時,哈丁說,當時他真的為澳洲感到羞愧,因為澳洲更關心一條推特,而不是因為澳洲捲入阿富汗而被奪走的生命。

麥考欽和哈丁都對外國政府和媒體在新疆侵犯人權的說法表示懷疑。麥庫欽說,從他所能看到的一切來看,沒有太多證據支持這些說法,不過他也不是說絕對沒有不應該發生的事情發生的可能。

哈丁說,西方媒體對中國的報導並不總是與他自己在中國的生活感受一致相匹配,這使他懷疑他本來會「信任和尊敬」的新聞來源。

63歲的格雷是昆州一名退休澳英教師,在中山教過十多年英語,現在為環球時報和CGTN撰稿,並撰寫了自己的博客,他騎自行車穿越了新疆3000多公里。

他說,任何時候都沒有人說你不能在這裡拍攝,讓我們看看你拍攝的東西,他每天都和警察互動,對方非常有禮貌,和BBC報道的不一樣。

雖然格雷承認他的報導被中國官方媒體編輯刪除了一些內容,但是他說這並不意味著中國官方媒體在撒謊,因為他們從未「陳述過不真實的事情」。

格雷說那些仍然生活在北京三里屯中的外國記者,一邊喝著酒,一邊談論中國有多糟糕,但是卻沒有人干涉,在中國有著充滿自由的生活。中國政府不是邪惡和惡意的,如果中國政府真的殘忍,就不能存在。(子力)

分享 / Share :

Breaking News

Related news

Add to Home Screen

Nex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