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 廣告 Advertisement -

交通食品漲價促通脹飆升 需求對通脹影響漸大於供應

【本報悉尼訊】官方的統計數據顯示,6月季度通貨膨脹提高了四種家庭類型的生活成本,其中交通和食品成本上升是最大的貢獻者。

澳洲統計局(ABS)周三公佈的生活成本指數顯示,第二季度員工和自籌資金退休人員的生活成本上漲1.5%。

養老金領取者和其他政府恤金領取者面臨的生活成本漲幅稍小,為1.3%,因為醫療保健成本在這三個月期間有所下降,部分原因是更多的消費者有資格獲得藥品福利計劃補貼(PBS)。

統計局指出,在截至6月底的12個月期間,所有群體的生活成本都上漲4.6%至5.2%。

洪水、運費上漲和供應鏈中斷使6月份季的食品成本上升2%,其中水果和蔬菜的價格漲幅最大。

與3月季相比,6月季的運輸成本上漲2.3%,原因是全球對俄羅斯石油的制裁提高了燃料價格。根據統計局的計算,汽車燃料的價格比一年前上暴漲達32%。

根據新的經濟分析,由於供應受限和需求增加,通貨膨脹正被推至數十年來的最高水平,這支持了澳洲央行激進提高利率以抑制價格增長的措施。

央行因一連4個月提高官方利率,其中有3個月每次加息0.5%,使它周三升至1.85%以遏制通脹飆升的措施而受到一些人士的批評,因為一部份通脹因素,如全球石油和食品價格高企等海外壓力,並不不受國內貨幣政策的影響。

但BIS Oxford Economics經濟研究院宏觀經濟預測主管郎凱克(Sean Langcake)卻支持央行的舉措,指出雖然供應在當前的通脹脈搏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但需求壓力正在擴大。

他說:「除了國外的供應限制影響進口物貨價格通脹外,需求增強正在加劇國內產能壓力。」

「到目前為止,我們一直假設2021年通脹上升的大部分是由與疫情大流行相關的供應衝擊推動的,需求側壓力後來發揮了更大的作用。」

「使用一種新穎的方法來將通貨膨脹分解為供需成份,我們表明情況在很大程度上是這樣,隨著需求增強和能力約束的束縛,供應驅動的通貨膨脹加劇。」

根據BIS Oxford Economics經濟研究院分析,需求側通脹對今年前三個月的整體季度價格上漲的貢獻大於供應,但部分從6月季度出現切換。

在截至3月底的一年中,需求被該研究院的數學計量模型評估為對通貨膨脹的貢獻略大於供應。

央行周二在今年第四次加息中,第三次加息0.5%後,使現金利率從5月份的歷史低點0.1%提高到現在的1.85%。

央行行長羅維(Philip Lowe)在央行董事會的會後聲明中表示,全球因素在很大程度上解釋了通脹上升的原因,但國內因素也發揮了作用。

羅維博士說:「強勁的需求和緊張的工作力市場給價格帶來了廣泛的上行壓力。」

「近幾個月來,利率的上升是使通貨膨脹率回到目標水準並在澳大利亞經濟中創造更可持續的供求平衡所必需的。」

郎凱克表示,他的分析結果支持央行將官方現金利率從緊急級別的疫情大流行期間回調的努力。

「需求驅動的因素在2021年下半年和2022年(對通脹的影響)顯著加強。」

「這種復甦基礎廣泛,被壓抑的需求和零售商品通脹的釋放最近做出了相當大的貢獻。」

其他一些經濟學家則認為,羅維博士周二的講話中可能暗示,在經過四次加息中的後三次以0.5%的幅度加息後,央行9月及以後的加息步伐,可能放慢到每次提高0.25%,以減緩加息給貸款購買房屋的家庭帶來的財務壓力。(南平)

分享 / Share :

- 廣告 Advertisement -
- 廣告 Advertisement -

Breaking News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