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 廣告 Advertisement -

澳洲移民產婦生產體驗差 英語不佳妨礙與醫生溝通

【本報墨爾本訊】除了難以置信的疼痛之外,利茲對分娩的記憶中最深刻的是她在分娩時的請求沒有被醫生聽懂。

這位36歲的女性不會說英語(她要求匿名),但是在產房沒有翻譯在場。

她說,語言障礙讓分娩成為一種痛苦的經歷。

利茲說,她本以為自己同意在兒子出生時服用抗炎藥,但她卻被給予合成催產素藥物Syntocinon,這是一種用於引產的合成催產素藥物。她說,我同意他們可以給我消炎藥,但我不同意他們使用催產素。

當莉斯通過翻譯回憶她的經歷時,她記得過程非常快,而且非常痛苦。

利茲擁有醫學和牙科背景,2019年從中國移民到澳洲,並於2020年1月生下了兒子。

利茲說,她知道自己的決定在產房沒有被聽從,但她無法告訴醫生。

根據澳洲健康和福利研究所的「全國婦女和嬰兒報告」的最新數據,2019年分娩的女性中有三分之一是在澳洲以外出生的。

在印度出生的女性佔這一群體的5%以上,在中國出生的女性佔3%。

Birth for Humankind是一家總部位於墨爾本的非政府組織,該組織將來自移民、難民或社會經濟背景較低的女性與一名志願助產師配對,在她們懷孕和產前預約期間為她們提供支持。

在利茲懷孕期間,她得到了貝林捷里的支持,她是一名認證的助產師,已經在該組織做了五年多的志願者。

貝林捷里參加了利茲的產前預約,並在她分娩時給予支持,但由於產房裡沒有翻譯,不會說普通話的貝林捷里不得不使用翻譯應用程序與利茲和醫療團隊溝通。貝林捷里表示整個情況讓她和利茲都感到憤怒和受傷。

貝林捷里說,在她私下與非政府組織工作的這些年,她目睹了許多移民和非英語國家的婦女在生產前就面臨溝通和理解問題。

墨爾本婦產科專家諾特在維州的多家醫院工作過,她非常熟悉如何照顧移民和非英語國家的婦女。

諾特醫生說,所有關於澳洲婦女和生育的可用數據都突出了移民婦女生育結果體驗不佳的問題。她說,所有這些報告總是包括母親的出生國家,因此,從這些數據中,我們可以看出,在澳洲以外出生的女性在圍產期死亡率等方面的結果更糟。

儘管諾特醫生說,更多的教育和資金總是必要的,但她說,醫院現在可以採取一些措施,提供最好的、在文化上最合適的護理。

諾特醫生說,醫療機構擁有最出色、最多元文化的員工,最簡單的一件事就是,在一天開始的時候,無論你在哪個部門哪個病房工作,在牆上列出所有會說各種語言的員工。所以,當有緊急情況出現,有人進來時,你需要說那種語言,你只要看一下黑板就可以了。(蘇)

分享 / Share :

- 廣告 Advertisement -
- 廣告 Advertisement -

Breaking News

Related news